楚天都市報訊 圖為:都江堰市向峨鄉棋盤村的千年樹王,如今已成枯樁
  圖為:軀幹上佈滿輸液的針眼
  據《華西都市報》報道 青先生不是人,是一棵古老的青岡樹,位於都江堰市向峨鄉棋盤村。它高大神聖,相傳它能治病保平安,很多人便滿懷敬畏稱其為“先生”。
  今年不一樣,已到5月了,青先生還沒有發芽,當地人都說青先生死了。慎重起見,當地將邀請省會成都的專家前來會診,如果專家們一致認為它已死亡,才公佈它的死訊。
  它掉下的每一片樹葉,大家都不敢私自撿回去燒,而是隔一段時間將其撿起聚攏,再轉運到別的地方予以保存。
  它親切
  樹上掏鳥蛋樹下談戀愛
  73歲的董光丕就住在青先生附近,他常來看望這位老友。5日,他再次來到老朋友的身邊。“越來越不行了,它的樹皮都幹完了。”董光丕不死心,又輕輕挖了一下根部,看看那裡是否還有活著的跡象。現在青先生的身上,長出了一朵巨大的靈芝,腳上還有一個蘑菇。
  自打出生以來,董光丕就知道村子里有一棵神樹——古青岡。那時,它樹冠枝繁葉茂,像一把大傘遮蓋著二三十平方米的土地。微風吹拂,樹葉沙沙作響,如同向人們訴說它的滄桑。夏天,人們在樹下納涼,小年輕相約青岡樹下談戀愛。村裡一些膽大的孩子搬來梯子,爬上樹幹,沿著繁茂的樹枝攀爬,去掏鳥蛋,甚至逮小鳥來喂養。
  它神聖
  人們信奉古青岡樹為神靈
  或許是見它活得長久,不知從幾時起,人們開始信奉青岡樹為神靈。“請幫我治病,我給你掛紅。”村民們有了小病小痛,轉向青先生求助,一些村民反映“這樹值得信賴,我的病真好了。”對此,董光丕認為,這可能是人們的思想在作怪,與其說是青先生顯靈,不如說這種朴素的心理療法起到了良好的作用。
  青先生風光時,“信奉它的人,在它身上纏著厚厚的紅綢布,與綠色樹冠相映成趣。”董光丕說,不時能聽到噼噼叭叭的炮響,騰起裊娜裊娜的煙霧。衝著對青先生的敬畏,那時,青先生掉下的每一片樹葉,大家都不敢私自撿掉在地上的青岡葉,而是隔一段時間將其撿起聚攏,再轉運到別的地方予以保存。
  它坎坷
  6次遭雷劈村民湊錢搶救
  從上世紀70年代起,青先生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了。雷電劈掉了青先生的一根巨大枝椏。“青先生,我們要用你的樹枝做菜板,莫見怪。”鄉親們焚香向青先生“報告”。
  那一次,董光丕分到了兩個菜板兒。但是,他用過一次後就再也不敢使用。“青岡樹材質太硬,我怕傷到了我菜刀的鋼火。”董光丕對青先生有敬畏心理,寧願不用它。再後來,青先生開始陸續掉枝椏。
  2005年,青先生再次遭雷劈,受傷很嚴重,奄奄一息。村民們為了救它一命,你一毛、我一元地湊了800元,大家從遠處拉來肥土,填在它的腳上,希望把它養得壯實一點兒。
  在董光丕的記憶里,加上去年的雷劈,青先生共遭了6次雷劈,精神越來越萎靡。今年春天,他再沒見這位老朋友吐新芽。
  後事難料
  不知如何處置它的遺體
  青先生屬於國有資產,如果它死了,誰也不敢輕易處置。這一點,記者在現場深有感受,以前被雷劈掉的青先生肢体依然倒在地里,沒人敢將其挪走。
  雖說青岡樹的材質堅硬,但它空心了,用其做傢具不適宜。它體形也很一般,用於收藏,又沒有藝術價值。當然,要把它當柴燒,因為國有資產的屬性,誰也不敢。
  另外,青先生所處的位置偏僻,吊車無法進入,重達幾十噸的青先生依靠人力搬運,是個巨大的問題。
  青先生遺言
  我要走了請照顧好我的老伴
  我是一棵古老的青岡樹,也叫橡樹、橡子樹、青岡櫟。度娘介紹我,質地堅硬耐腐,一般用來做鐵道枕木,也用來製造傢具和器皿等。在我看來,生老病死,就是一個生命的輪迴,大家這麼重視我的變化,或許是你們把我神化了。
  我其實已經記不得年齡了。按照《向峨鄉志》說法,在向峨鄉棋盤村的這個山崗上,我已經活了1350多年了。還說,我在2006年3月份被評為成都市十大千年樹王。三年前測量,我身高21米,胸徑1.2米,樹冠21米。5月5日,又給我體檢了一次,測量我胸徑1.39米。看來,最近3年我還長了0.19米。
  陪伴我多年的老伙伴是一株檬梓樹,村民們都以“左檬梓,右青岡”的,硬說我倆是夫妻樹,看在相伴千年的情分上,我也就欣然接受了。人們閑聊時,我聽說檬梓也病了,樹幹都空了,猜測她也遭過雷劈。“木秀於林,風必摧之。”這句話我想改成“木秀於林,雷電摧之。”這麼多年,我飽受雷劈之苦!一生遭受6次雷擊,我有時候也在埋怨,為啥子不給我安裝一根避雷針?
  我是一個容易受傷的男人,但我感受到了來自人間的愛。2005年,我再次受傷,棋盤村的村民自發為我捐過款。
  對不起,大家這麼愛我,我還是不得不離開。別了,我的伙伴們!最後,我請求大家為我做一件事:救救我的妻子檬梓,讓她的眼睛代替我,繼續看世界。
  (原標題:圖文:成都1350歲樹王枯死)
創作者介紹

作曲

ocfykpctn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